拉菲代理

项目建设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生产经营 > 项目建设
电话那头发生的故事
——渭化彬州乙二醇项目接保检部工作侧记
发布时间:2019-11-18     作者:孟力  来源:动力车间  浏览数:272   分享到:

立冬过后,渭化彬州乙二醇项目建设到了设备安装冲刺的关键时期。为能够了解到项目建设实况,11月13日,笔者来到了距离渭化本部二百公里外的彬州新民镇。由于时间有限,又不想打搅到参战人员的正常工作,我就计划着利用下班的业余时间进行采访。这次选择的是为项目建设提供“粮草”的采供接保检部,不都说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嘛!还有个原因就是接保检部里有人是我本部工作的老同事,邀约采访相对方便,可没想到的是电话拨通后……    

“我吃过饭了,到你宿舍聊会?”

“我中午从来就不回宿舍。”

“那你不吃饭?”

“就在厂区解决了。不说了,我去开安全工作会了。”

“开会?中午一点?”

——11月13日上午12时40分(电话那头是接保检部员工张锐)

 “你又失约,说好的晚上9点呢?”

“我刚把明天的工作安排好,这会正开车送刘子毅去小黄楼办公室。”

“这么晚了,刘子毅不回宿舍,去办公楼?”

——11月13日晚上21时许(电话那头是接保检部员工段俊峰)

 “哎,我在时辰包子店等你,怎么还没见你到厂区的车过来?”

“哦,我们都已经到岗位了,正在安排出车呢。”

“这会7点刚过,你们不是8点才上班么?”

——11月14日清晨7点20分(电话那头是接保检部员工段俊峰)

这是我在彬州化工一天的时间里,和采供接保检部两个朋友的三次通话。带着起初的不解,在随后的采访中,才让我明白了电话那头发生的故事。

64d0b8d3c5e7fddbb48414d03b3b1cd.jpg

张锐的一天

13日中午电话邀约未能如愿,晚上23时,在结束水汽车间员工的采访后,我来到了德源酒店张锐的宿舍。

“本不想深夜打扰,可……”看着已经洗刷完毕准备休息的张锐,我充满了歉意。

“能理解。”他的舍友武新禄给我开了门。

说起中午的通话,张锐解释到,接保检部的同事们午饭都是在厂区附近解决的。“中午时间太紧张,就没回过宿舍。再说来货了就可以随时安排接收、理货和卸车。今天又恰逢周三,是部门召开安全例会的日子。我是部门的安全员,为了不耽误正常工作,就在午饭后组织大家开了个短会,也就是你给我打电话的那会。”

“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今天的工作么?”

“好,我就简单说下。7:20到岗;7:25开始装货,即将2#锅炉过热器运送至现场;9:00,从厂前区装一车钢架板到3号锅炉现场;11:00给西电公司装卸货一车;中午1点,参加部门安全会;2点,到厂前区再装一车3号锅炉的钢架板到现场;3点半,西电到库房领取安全阀紧固装置……7点左右,骑摩托下班。”

“排的这么满。你不是喜欢走路么?这么冷的天,还骑上摩托了。”“下了班就想着赶紧回去休息,是有一些冷,尤其遇到大风天,没办法,骑摩托能快些。晚上得早点睡,还要时刻注意半夜打来的电话。”

“半夜还会有人给你打电话?!”

“经常在半夜,会收到送货司机的电话,主要是问路,尤其遇到修路的时候,每当电话把自己从睡梦中惊醒,就想发脾气,但一看是司机电话,立马就有了耐心,这也是咱工作的一部分么,所以……”

6eeda361c217b1ff2075c74a8a33525.jpg

一大早都去哪了?

14日早上,没能坐上段俊峰的顺风车。7点半,当我到达接保检部后,这才发现二层小楼已空空如也。正琢磨着怎么办时,遇到了刚刚从库房早晨巡检回来的接保检主任陶文帝。

“人都去现场了,有的装车,有的卸货,还有的去施工单位防腐处倒运。”

“不是8点才上班么?”

“接保检的人必须比其他部门的人早一些,得赶在施工单位来之前把货送到现场,这样他们到岗后就可以直接干活了,不然的话,还得等货。这也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尤其是现在工期这么紧。”

“你们每天都这么忙吗?”

“可不,尤其从年初开始,项目部不允许施工单位在工地上防腐以免造成污染,要求他们必须有各自的防腐料场。这样一来,我们在送一些设备时,就得先送防腐料场再倒运至现场,无形中就加大了一倍的工作量,但这是环保要求,必须无条件执行。”

“要说最忙的时候,莫过于上个月初2号堆场搬迁了。国庆长假后接项目部通知,要将2号堆场腾出建设事故水池,当时2号堆场放有材料757吨,设备1238吨,要将这些全部倒运至厂前区,谈何容易!为了在不影响工程建设正常装卸货的情况下完成搬迁任务,我们只能在晚上加班,每天都在22点以后。同志们真的很辛苦。”

“听段俊峰说,项目部给了一个月的时间,你们只用了12天!?”

“就是的。期间有几天,阴雨绵绵,同志们穿着雨衣在坚持。说到这,你一定要把接保检的小伙子们宣传下,他们都很棒。由于人员紧缺,7个人干着十几个人的工作量,每个人负担都很重,例如段俊峰是调度员,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;张锐,除了负责锅炉设备装卸货外,还兼任安全员;张小刚,主管整个项目的所有钢件,还有王喆、豆立鹏……”

“7个人干着十几个的工作?怎么可能!?”

“这就是接保检的小伙子,如果按照分工,每个人工作都很难完成。所以我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那就是每个人在完成自己工作后,都会去帮助和分担当天工作较忙的同事。同样,在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,其他同事也会帮助自己。”

“要说工作强度,用豆立鹏的话说,他虽然从来没有专门运动过,可每天在微信中的走路步数,都保持在18000步之上……”

d05567bf99b7bedf1cc66f18cb3d6ee.jpg

晚上住在厂里,不回宿舍?!

13日晚上21点和段俊峰通电话时,他正开车去厂里的办公楼。送的人是刘子毅。晚上又不值班,为什么还要住在厂里?

刘子毅是采供部的采购员,主要任务是分计划、做合同,联系到货,核对计划等等。“白天,主要是核对供货,对计划等,需要跑腿签字的文件特别多;一些招标标书、计划合同的大量文字工作就放到了晚上……”终于逮住了没有人打扰的空隙,我长话短说的采访了子毅。

“难道没给你分宿舍?”

“宿舍有,之所以来厂区,一是不会打搅到舍友;二是到了夜间厂区比较安静,工作起来不容易出错。特别是作计划,你看,昨晚上就做了几十条……”子毅指着他的笔记本电脑给我看。“有时一条计划,就牵扯到七八个厂家。工作量特别大,只有加班才能完成。住在厂里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第二天上班不用匆匆赶路。”

    “接保检部是项目建设时期最主要也是最忙碌的单位,也是一个临时部门,等项目建成投产后,就该解散了”。离开彬州的时候,我又去了一趟接保检部的会议室,特意拍下其墙上“团结协作,认真勤勉”的标语,它不仅仅是对接保检人员的工作要求,也是乙二醇项目工地上建设者们的真实写照。